报名咨询电话:185-8391-7217在线报名

成都机电工程学校

成都机电工程学校顶部展示图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学院新闻 > 正文

学院新闻

实名制运输中旅客票证之辩【成都机电工程学校】

作者:http://www.xhfhxx.com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6-23


实名制运输中旅客票证之辩【成都机电工程学校】

车票——用来证明啥?

但是,在合同法的语境之下,让一个明确购过票的人再补票款,似乎很难解决公平性问题,我们有必要换个角度进行观察,从车票作为票据的角度去评价。

那么

车票的性质是什么呢?

它又能证明什么呢?

讨论之前,有必要对旅客运输合同的订立和履行进行分析。从合同的进程角度,旅客运输合同分为订立与履行阶段,也即合同成立与生效阶段。在合同订立阶段为购票及出票,在合同履行阶段,为持票乘车,进程从检票进站上车直至检票出站止,中途包括各环节验票。

✦ 首先,乘客在合同订立阶段必须购票,即众所周知的买票、买票、买票(重要的事说三遍),买得是车票。支付合同价款也即支付车票款,其目的及结果也均指向车票本身,即支付票款——购得车票。

✦ 其次,在合同履行阶段之前,非实名制车票可通过买卖赠与转让流通,向承运人购票者并不一定是最终的旅客,这从侧面映证了合同权利与购票人身份不相关联。

✦ 再次,很多情况下,购票行为与乘车行为无论在时间还是空间上,都会有较大间隔,有的今天购票,几天后履行,有的此地购票,异地乘坐,这也证明了购票行为和履行运输合同行为是分离的。

  最后,合同的履行阶段中,旅客应当持票乘坐列车,即持票并经过检票上车,而承运人并不从运输角度对旅客身份进行审查,事实上承运人也无权对旅客身份进行查验。

上述分析中我们看出,传统运输模式中,购票出票环节与持票乘车、合同履行环节相分离,即购买车票的基础行为与提示履行行为相分离。

同时,购票者身份与旅客身份相分离。支付票款购买的仅是车票,乘车者可能并非购票者,其可以通过车票提示承运人履行合同,而非直接购得运输合同权利本身。

综上,铁路旅客运输合同具有购票与履行分离,权利与身份分离的典型特征,与票据法律关系有很多相似相通之处。

然而电子客票的出现改变了上述购售及乘运模式,中国铁路客户服务中心网站对外公示的《铁路互联网售票暂行办法》及《铁路互联网购票须知》均规定:

铁路电子客票是以电子数据形式体现的铁路旅客运输合同,与纸质车票具有同等法律效力。

根据现有规定,电子客票购票者在未换取纸质车票情况下,可以通过以身份证件比对系统内购票信息的方式,以身份信息直接进出站上车乘坐列车。电子客票与旅客身份紧密相关,不得转让赠与流通。在事实上破坏了铁路运输合同中购票与履行分离,权利与身份分离的特征。

铁路部门认为:

实行实名制购票及电子客票制度目的在于维护公共安全,打击倒卖车票,便利旅客乘车,并不在于改造既有的购票乘车分离的模式,事实上电子客票的运行方式已经给铁路方带来了纠纷和损失,买一张车票,两人分别以车票与购票者身份乘车现象业已出现,考虑到庞大的交易基数,这种难以弥补的缺口将给铁路运输秩序及公共利益带来巨大损失,甚至导致电子客票最终的取消。

对此我们认为,事实上的变化并非法律制度的改变,目前法律不应追认这种客观存在,因为新的制度及技术没有完善之前,冲击甚至动摇既有制度不是理智做法。

首先,作为合同简式书面凭证的车票,其对合同具有证权性及说明合同主要内容的作用,乘客的合同权利并非因车票而产生,而是通过支付运输合同的对价——车票款(或持免票并经承运人同意)而取得。旅客运输合同中乘客的主合同义务即为支付票款。

◐ 合同法第二百九十二条规定,旅客应当支付票款。

◐ 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,客运合同自承运人向旅客交付客票时成立。

◐ 《铁路旅客运输规程》第8条规定,铁路旅客运输合同从售出车票时起成立。

因此,从交付客票时,铁路旅客运输合同业已成立,旅客也随之取得合同权利,但这种合同权利并非依附于车票本身,而是为车票所证明,即合同权利和车票是可以分离的。其次,运输合同人数多、效率高、安全至上,不可能一一核对合同相对方身份,是一种即时履行的合同,必须依赖于快速识别的合同凭证,同时也要排除其他合同证据据以履约的可能,以便减少纠纷,加快流转速度。因此,车票也带有强烈的有价证券特点。

实名制火车票所证明的权利是旅客在运输合同项下的债权。车票的遗失,并不意味权利的丧失。 之所以要求失票人补票,是因为两个因素:其一,凭票进站上车,持票承运;
其二,承运人存在因他人利用该车票而蒙受不测损害之虞。

同时,实名制之前的车票丢失后补票,并不能带来很大争议,原因在于很难证明车票可以通过转让或赠与自由流通。但实名制下车票一样可以变更,这时变更前的信息同样存在,例如手机短信等,其实这一点与实名制之前并无二致。

最后,不能简单地以证明购票与否免除补票的义务,即使这种证明简单且直接,否则,非实名制车票也有众多路径证明购票事实,例如证人,例如监控拍照,更何况铁路售票系统也会存在记录。如此,铁路部门将化身法官,裁判采信证据。既然,铁路运输强调安全性,效率性,就应当将车票从运输事实中抽象剥离出来,单独加以审查。这,也是设立车票制度的应有之义。

综上,车票是旅客运输合同的基本凭证,其本身不能作为乘车权利的替代,只能证明旅客在运输合同中享有着债权权利。遗失后乘客必须补交相应票款。



成都机电工程学校:真诚欢迎家长、同学实地考察,报名赠送笔记本电脑,免费校车接送,联系罗雨玲老师,报销车费。

报名电话: 185-8391-7217 ;185-8188-4032 咨询QQ:291-9777-019   281-8137-007   


上一篇: «
下一篇:  »
展开